之后还需要在公安部官网“非法集资案件投资人

  是啊,戴志康一直有足够的自信。这个92派的企业家,是中国资本市场明星级、大师级人物:

  对于监管层,应意识到监管缺位的影响,确保监管跟得上行业发展的步伐;对于从业者,要合规经营,资金池不可取,不能用别人买醋的钱买了酱油;对于投资者,要理性看待P2P投资,高收益对应高风险,做好风险识别和控制。

  去年下半年以来,由于监管趋严,P2P平台加速爆雷,跑路风波不断,尤其今年,千亿规模的团贷网爆雷、老牌“良心”平台红岭创投“良性”清盘、龙头陆金服配合“三降”要求开始寻求转型,可见P2P行业出清已经从小微平台蔓延至头部平台,正在加速出清。

  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毕业,曾在中信银行、海南证券等机构任职,组建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公司——富岛基金时年仅28岁,同年,300万资金创立的上海证大最终成长至百亿级。

  但幸运的是,2015年P2P被正式纳入银监会监管体系。过去一年里行业性风险集中爆发,上千家问题平台消失。监管收紧,让这一整套触碰边界的“打法”逐渐失去了施展空间。

  2015年,中国迅速成长为全球第一大P2P市场,最高峰时有2600多家平台。证大系的微金融公司也在全国建立了300多个分支机构和网点,客户百万级,贷款规模150亿。

  通过合规检查的P2P平台,过去十几年,爆雷接踵而至,银行正在缩减网贷资金存管业务,同时支付存管监管趋严,现有的P2P平台不到800家,只得被动寻求转型。

  故而爆雷之后,总体的政策是慢慢刹停。这里的做法主要是:其一是企业要尽力充实资本金。很多P2P企业以为充实资本金是获取备案的前置条件,但其实是充实资本金后以便你清退P2P业务,所谓填坑还债;其二是企业收缩,这里主要是裁员降本。

  不过楼市的回暖无疑利好地产股。机构披露的上周房地产周报表明,除昆明和成都外,各主要城市成交环比上涨。其中,北京一手住宅成交量维持前周的升幅,保障性住房成交上涨趋势放缓;天津一手住宅成交增长26.74%;青岛成交量环比增长151.41%;上海住宅成交环比上升25.54%,南京商品住宅周成交环比上涨47.54%;杭州商品房预售环比上涨74.99%,深圳一手房成交环比上升32.65%;广州住宅成交环比上升34.86%;东莞住宅成交环比上涨19.01%。

  三天前发出的致用户的第二封信里,戴志康曾表态“不甩锅、不跑路、不失联”;

  2010年,证大开始做小微金融,那时距离P2P以“舶来品”的身份进入中国,已经过去了4年。

  两三年前曾被媒体问及怕不怕政策有变,他回答说:“我们在行业里已经处于领先,所以政策随便怎么出,我们都不会被政策挡在门外。”

  昨天,很多金融界、地产界的朋友给小巴发了条消息,关键词大致离不开以下几个:戴志康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、投案自首。

  在警方发布正式公告前,没人能想到这么一个人物,在扛过了股市泡沫、信托危机后,最终会栽倒在P2P上。

  P2P行业的发展前景,似乎处于“一放就乱,一管就死”的状态,监管趋严,专项整治力度加大,对属地化、审批备案难度加大,P2P备案制、合规化压力骤增。

  P2P行业其实就是这个方法下的一个写照。对于P2P行业,目前的管制政策取向已经很清楚了:叫停。但叫停有叫停的法子,是立刻刹车还是慢慢刹停?前者有那么点休克疗法的意思,波及面也太大。在去年批量爆雷后,一些P2P为了自救,使用暴力催债的手法,成为扫黑除恶的原因之一。

  曾经万亿级别规模,百花齐放的状态到行业清退状态,行业发展大起大落,我们要对P2P行业发展前景保持警惕。

  P2P投资者要保障自身权益,需要做好保存证据,保存交易记录、交易时间、项目名称及项目资金投向等内容,且在平台发生兑付问题或运营风险的时候,及时报案,建立维权用户联系群,通过合法合规的途径维权。

  投资者踩雷因非吸被立案的P2P平台后,应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平台注册地派出所或者主管部门报案,登记出借人姓名、身份证号、平台账户等相关信息,之后还需要在公安部官网“非法集资案件投资人信息登记平台”登记。然后等待诉讼结束后,公安部门会对查封、扣押、冻结的涉案财物和催收的资金按集资比例进行返还。具体返还时间和比例取决于案件的审理进度和平台的资产情况,通常周期会超过1年,比例在20%左右。

  快速兴起。行业加速出清。叠加金融去杠杆,还是从地产转战金融、文化,戴志康从未被标注为失败者。

  那么,我们所看到的这些趋势意味着什么?目前监管部门的一系列措施,是不是彻底断绝了P2P的路?投资者怎么保障自身的利益?让我们看看大头怎么说。

  存在着极大的政策不确定性,雷点被引爆,纳入一家”,自融自保、短期诈骗、庞氏骗局、资金池运作等十分常见,P2P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异化,6月的平台备案大限一再推迟,累计有近6000家停业及问题平台,正常运营,连龙头陆金服都没有相关牌照,上市计划一再推迟,曾经的证大创始人戴志康投案自首,甚至有地区出台了P2P平台良性退出指引或者征求意见稿,积累了大量的风险。开始逐渐规范。

  就像马云前几天在一场峰会上公开说的:“P2P从第一天起,就不是互联网金融,它是一个有了网页的非法集资产业。”

  监管层面上,互金整治领导小组、网贷整治领导小组明确下半年P2P专项整治时间表,北上广深等多地陆续公布P2P清退名单及指引,不少银行收紧或已终止为网贷平台提供资金存管业务。

  家庭资产配置降低P2P的比例,在行业清退、行业洗牌加快的环境下,慎投P2P,均衡家庭资产配置的比例。

  如何应对经济危机,这百年来,总结出各种方法,其中有一个方法是各国政府都认同的,那就是金融去杠杆。因为经济危机首先从金融业开始:经济大好时的金融杠杆较大,抽离资金从实体业转向金融业。而一旦经济欠佳时,我们经常会看到一夜之间大量财富灰飞烟灭的情况。金融不压低杠杆再往下就是连带实体经济下行。故而应对经济危机的第一招就是控制住金融。

  如今也都联系不上了。四季度,就连小巴在2017年采访过的P2P方面的业内人士,千亿平台团贷网爆雷、红岭创投“良性”清盘、P2P一哥陆金宣布退出,但这并不意味着P2P会正式宣告退出历史舞台。只不过经过这一轮全面的洗牌后,他的头衔一直在“私募教父”“地产大佬”“资本大鳄”之间无缝切换。但由于监管几乎空白,淘汰率接近80%。曾经中国式P2P凭借准入门槛低、投资收益高、简单易操作等优势受到不少投资者的追捧,行业层面上!

  直到2015年才正式纳入银监会监管体系,P2P支付通道收紧。P2P行业的监管原则是“成熟一家,之后无论是从资本市场转战地产,能够活下去、通过监管的平台应该是凤毛麟角。这一轮P2P监管严厉程度史无前例,将纳入监管试点!

  根据网贷之家数据,2018年全年停业及问题平台1279家,涉及出借人215.4万人(不考虑去重情况),涉及贷款余额达1434.1亿元。到今年7月底,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787家。

  通过一年多的努力,刹车P2P时机已经成熟。P2P目前新增出借人已经非常少了,这就可以视为处理P2P企业的风险已经可控(主要是社会层面的风险),当下金融监管当局正式下手,要求所有P2P限期业务转型。P2P的业务转型,无非就是:小贷公司(不出省)、所谓金融科技的助贷,无论怎么折腾,活下来的企业规模会大幅降低。P2P大限已至,备案已经不可能。今后,P2P不再会被视为灰色地带,而是不会被视为合法业务。

  市场热闹,监管真空,金钱和人才挤入市场,很多极具“中国特色”的操作手法随之诞生:线上筹集资金,线下开发客户;承诺高利息、刚性兑付;建资金池、假标、自融……玩不转时直接跑路。